小蝌蚪APP18勿进

♂? ,,

“恭喜,拿五千两银子买了一株水锦兰,这应该是有史以来卖的最贵的水锦兰了吧。”沐寒烟感慨的说道,看着元天波的目光分明就是在看一个白痴。

“什么,水锦兰?”围观众人都怔了一怔。

别看水锦兰和火锦兰只是一字之差,效用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。水锦兰呢,也有点用处,清肺热去内火,据说磨成粉末还能治内痔外痔混合痔,可是这样的效用,能跟服下一株便相当于十年修炼之功的火锦兰相比吗?就算传言有点夸张,两三年总该是有的吗?

望着眼前那株火红似锦的兰草,和水锦兰根本就截然不同嘛,甚至有人怀疑沐寒烟是为了刺激元天波而故意指鹿为马。

“沐寒烟,眼睛瞎了吗?火锦兰和水锦兰是什么颜色都分不清楚!就算被我拍走了火锦兰心里不服气,也不用这样胡说八道吧。”短暂的愣神之后,元天波哈哈大笑道。

“要不信的话,剖开来仔细看看不就行了?”沐寒烟不屑的说道。

她相信自己的判断,更相信星幻千机的判断。她敢肯定,眼前这株兰草,只是外观和火锦兰一模一样罢了,内在绝对不同。

“哼,看看就看看,这一次,我让输得心服口服。”元天波被沐寒烟压了一头又一头,总算是找到了扬眉吐气的机会,拿出把小刀,一刀便朝水锦兰划过。

刀光过云,那火红的兰草从中破开。

元天波得意的笑容僵在了脸上,其他人也是一脸的诧异。

火红的兰草根茎之中,汁液竟然是清白之色,看起来格外的清透,有如晨露一般。要知道火锦兰不止外观艳红如色,里面甚至更加艳丽,汁液就如岩桨一般。

铁路旁的黑丝袜小妖精

瞎子也看得出来,这分明就是一株有着火锦兰外观的水锦兰。

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,明明是火锦兰的,怎么变成了水锦兰?”元天波的表情看得异常的难看,又是惊愕又是憋闷,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。那样子活象一只被掐着脖子的公鸡,痛苦得好像内痔外痔混合痔同时发作一样。

“车项,特么坑我!”元天波猛的跳了起来,一巴掌朝车项扇去。

这里可是南木拍卖场,怎么能容他肆意伤人。那名管事身形一动,已经挡在他的面前,手掌一挥,便将他挥退两步。

“们是一伙的,故意拿株假火锦兰骗我,我……我跟们没完,我要告诉祖父大人,让他替我作主。”元天波气急败坏的骂道。

“元天波,到底有没有脑子?刚才是谁说不需要鉴定的,现在买到了假货又能怪得了谁?还有,除非剖开,谁能看得出这火锦兰是真是假,冤枉车项干什么?”沐寒烟忍不住说道。

元家的实力还是不弱的,尤其在商会之间还有些声望,如果认准了今天的事是南木拍卖场与车项联手阴他,恐怕会对南木拍卖场不利。此时的南木拍卖场还太弱小,经不起太多的风雨。

沐寒烟恩怨分明,不想因为自己的毁掉沐南的心血和希望。同时也顺便帮了车项一把,以他的身份,就更承受不起元天波的怒火了。

Tags: